狐言九尾

丢旧图和生活碎片。
(图片使用需询问授权)
别关注啦,是个无聊的人。

想去外头找神娜的糖渣子吃,于是找回了万年不用的tumblr账号。一回去看到这个头像就泪目了。是为黑法注册的号啊。

下午無意間跟微博上的阿點聊了會兒天,她以為我有學過什麼美術。我告訴她我小時候被長輩說沒天賦,所以畫畫也好寫字也好,純粹都是興趣愛好,雖然時常也會拿“熱愛比天分重要”這種理由搪塞自己求得心安。

後來阿點說了一句話,我很喜歡:“當興趣愛好也挺好的,沒什麼壓力也不容易變質。”

是啊。何況我是那種“對任何觸手可得的東西會很快厭倦”的糟糕個性。如果真的那麼輕易就浸淫于所愛的事物里,可能不能愛得那樣純粹和長久吧。(真是麻煩的個性)

對我而言,人也好物也好,保持不近不遠的距離就好了。

这里什么时候能动画化啊,一定超美。

法伊/由伊和神田优,我喜欢的人,灵魂真是相似啊。(˵¯͒⌢͗¯͒˵)

凑够10张啦,发Lof。(壁纸大小见围脖)(不过应该不会有人拿这个当壁纸就是了)

国内神娜的粮真少啊,吃了个把小时就差不多都吃完了。呜,我唯一站的BG

杂记:

断断续续地在读《侠隐》。看到李天然对巧红说,雨是天上洒下来的云。以国仇家恨江湖恩怨打底的故事格局下,这零星的温柔和浪漫倒显格外令人叹息。

---

武侠的成分并不浓烈,北平的烟火气倒是重的很。书名里的一“侠”一“隐”,都叫人难过。

---

在北京待了两个月,期间倒是下了不少雨,雷阵雨,缠绵细雨,瓢泼大雨……跟舍友开玩笑说,作为一个江南人,这雨倒是让我感觉宾至如归。对北京这个城市没什么感觉,但太喜欢从字里行间窥见当年那个北平的模样了。

本以为“相遇”诞生于千万次分毫不差的吻合时刻,差一分差一秒就会彻底错过。可我错了。其实无论面向何处走哪条路,困在密密麻麻弯弯绕绕的时间线里,循光而至的尽头是你,宿命的轨迹交织向你。我没有做什么,不过是刚好抬起头,看到你伸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