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言九尾

© 狐言九尾 | Powered by LOFTER

ᴴᴱᴸᴸᴼ | ⒿⒶⓃⓊⒶⓇⓎ
一月,积字垒句,凿梦御寒

微博抽奖涂的两只小行星,这边存下图

我真是疯狂心动 但 要弄毕设去不了啊啊啊啊 哭泣

想起来这个还没发过,也是给花路写的(好像)

2018摸鱼总结...希望明年也能有时间摸。

一个人在街头打着伞冻得全身发抖 往后只会越来越冷吧 凌冬已至 仅剩的快乐也被冰封

很久不見

後來才發現,幾乎每次去見你的狀態都是“狂奔”,像一年前的今天,下了課拉起書包衝出教室直奔南站趕去上海,在那個夜色清明的晚上,隔著重重人影,對著你溫柔的輪廓小聲地說生日快樂;像今年夏天,忙不迭完成出差任務從外地趕回北京,行李都沒顧得上放回家直接帶著進了鳥巢,在十萬人海里,跟著風中的歌聲放肆嗚咽……其實我這人總懶洋洋的,什么事也不是很在意,朋友說我去見你們的時候卻難得“幹勁十足”。其實就是這麼回事了,在這難以理喻令人費解的世界,總有一個人總有一件事,值得為其攪碎湖面月光奮力划槳前來赴約。

巧的是,一年後的今天又莫名其妙來了上海,我試圖把自己拽進當時的回憶里,可街道上來來去去晦暗不明的人影,昏黃路燈下絲絲落著的冷雨,甚至是耳機里跳動的熟悉情緒都在阻止我複製當時的情境,連綿無盡頭的失落和日常瑣事的不如意快要把我吞沒了。於是,一個又一個被失眠和噩夢吞噬的黑夜,在想如果是你會怎麼做呢,如果是你會怎麼選呢,如果是你會怎麼說呢,從臆想里偷來一點勇氣入睡,掙扎著起床裝作無事地叩醒新的一天。

伪装是给这个世界的
不多的真心是给你的

獨自航海的故事繼續書寫。在靜默航行的日子里,你的文字音樂和我心底的潮水沉默翻湧,連同盛大的記憶轉身相擁,渾然不覺中幽暗封闭的心門已經亮起了几盞小燈,於是试图寻找你留下的注解,拼凑属于自己的诗篇。

又是一年。

祝你快樂——不會再埋怨時間了,在你身上已見過歲月的形狀。
&
謝謝——總有一些暗無天日的時刻,謝謝你從耳機或話筒的那一頭遞給我逃脫的繩索。

“maydaymayday”

(记得找理由回来救我

ᴴᴱᴸᴸᴼ | ⒹⒺⒸⒺⓂⒷⒺⓇ
十二月,雕琢时间,喂养思念

“好威风啊 那步步紧逼的岁月”

是手捧真诚冲锋陷阵,是不动声色互送柔波,是累积的细节滋生的暖意,是善意的遗迹回馈的月光,是热血夏日沸腾一场,是可遇不可求的回望。不好吗,最羡慕两颗真心不必设防。(早就该发了 拖到现在_(:з)∠)_

认领了几个任务,新一阶段的学习和实践要开始了。有点难但也不至于完全攻克不下来吧,和往常一样,把挑战它们想象成打怪升级就好了,以及,不许偷懒_φ_(..)

“我乐意沉默释放内心焰火”

成年快乐

(会有机会看你跟我迅合作嘛)

对悲伤和痛苦的感知确实能让人更真切地感受到自身的存在吧,它们不仅是自我防御自我保护的信号,也是整个人类活着的证明。(所以“如果要让我活,请给我快乐苦痛”)

练吉他,撸猫,喝咖啡,买菜,晒太阳,吉他组好友24条弦的聊天……我待在温先生不算多的po文里发呆,猜想属于他时间轴背后的生活碎片,这些片刻让人安心又知足——是被他真实打磨过的日常,藏着独他一份的温柔力量。

有时候在想,可能这一路走来,他一直都在以这种姿态驯服桀骜的时间,抚平岁月的褶皱。所以当这样的人跟你说“不怕,不哭,不孤单。To be with you”,我无法自控地从踽踽独行的小道上扭过头,心甘情愿循着他的目光跟他走。

又是一年生日啦,想了想,似乎也没有更多别的愿望,只是想拜托从四季收集来的星光,雨水,和自由的风,替我,遥遥地寄你一份平安快乐。

天凉了,耳机里循环到朴师傅的歌,想起他上个冬天在后海闪现,为陌生人停留了一首《猎户星座》的时间:“其实我想唱给那些早出晚归的人,生活特艰辛的人。”(好冷噢 注意保暖→身体和心都是)

意见不一致的朋友也能相安无事地处着,观点相左的师长也不会对他们失望,比起求共鸣,有时候我似乎更需要这种不顺心不如意的不适感,它能时刻提醒我是否需要修正自己的想法,或者它会更加有力地令我强化对自身的认同——无论是哪一种,我都很开心

说起来上次蜻蜓FM的人跟导师谈合作,其中一个说话好听的姐姐之前在某个很有名的出版社工作,貌似之前有参与出版还是翻译《追忆似水年华》的事情来着(坐太远没听清)。书没看完,记得还债。

才发现,所以艾伦哥哥是第一个回复我的对吧,我,我再次表演猛男落泪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 伤快点好起来呀 想看你打球

哈哈哈不跟豪豪抢热评(因为抢不过)

画梦的碎片

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?

“没有。”

跟毕设相爱相杀的日子里,无意间嗑了艾草的糖,还是挺开心哒(图禁商用 二传须注明出处)

這個沒發過對吧,之前受超級農農花路助攻隊之托寫的,拿去做公益周邊使用的字。(禁止個人私自使用)

——“不抱期待就不会失落,答应我别再抱期待了行吗”

——“好啊。”

我说了谎。

这个月的快乐是大伦纸给的!爱他!(ps再蹭一下我们硕士伦的喜气hhh

“你的名字”系列手写壁纸(最近打算写写从来没写过的名字)最近看这!就是灌篮,被郭李领队圈粉ヽ(´•ω•`)、先放一张。

小黄同学又给我发耿鬼的图了!开心!

十一月,好好学习,认真造梦。(第二张是去年写的)

被XX(女孩子)喜欢上了。我也很希望是自恋才会这么想,但可惜了。不值得的,妹妹。

对我而言“爱是什么”这种问题,文学化、哲学化的表达远不及现代科学给出的解释来得更为靠谱。但都没什么好感:前者虚妄绝望,后者冰冷无趣。

每次遇到“特殊采访”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像个变态😒勾搭未成年少女是真的很会(良心不会痛吗不会)

“人性哪里都一样。”

失眠了,难受得打滚。这鬼日子什么时候能结束

秋心依旧
愁上加愁
_(:з)∠)_
在下不想毕业

“太上皇,这绿梅抽芽了”

“你是吗”

如果作为女生被这么问呢

唉,真好。少年们的未来是崭新的。

听十八岁的小朋友唱歌。想到雨后湿漉漉的老街,想到男孩女孩青涩又模糊的脸……听得我有点想踏踏实实地过秋天。

新歌好听的,成年快乐(摸摸头拍拍肩扭过头抹泪

🍁20181003

看完伪装学渣后从微博又收了好多甜文。最近实在太苦了,短暂的欢愉和虚妄的快乐也觉得稀罕。

(自存防跑路)(废话很多其实就是想跟你说最后两句)

我想想。
 
其实挺无厘头的。为了完成一门课(必修,不能退课)的作业,强压着不耐烦追某款恋爱类综艺节目(堪称酷刑),当时舍友抱怨说宁愿看偶像练习生(没有贬义)都不要看这个。然后我跟她,很干脆地立马追了偶(=_=),不然我可能八百年都不会看这个综艺,不会看见你。
 
还是忍不住,回头看了眼。
 
这一路走来——敲这几个字有些奇怪,感觉才刚认识的这位小朋友,却已经过了挺久。
 
这一路走来不是很容易。最开始以为自己也是属于“被无脑尬黑硬生生气到努力肝票”,但后来想想也不完全是,愤怒和冲动这样的情绪太容易消耗,没有喜欢,支撑不了那么久。
 
所以拉票应援刷直拍做数据……尝试蛮多从未做过的新鲜事,也不是那么艰辛又难熬。某个笨蛋说“让少女失去笑容是罪大恶极”,少年也一样,十七岁不是无忧的年纪,但少年的烦恼里,从来都不应该包括任何无端的言语暴力。那些他很少宣之于口的,反而借由旁人的鼓励和安慰才让人知晓,其实小朋友什么都知道。
 
后来每次听/看firewalking都百味杂陈,“农农终于回来了”,重新找回的笑容和眼神里多了一点东西,看得人骄傲又心疼。
 
少年带着那颗柔软又坚强的心披荆斩棘,藏起伤疤握起拳头,堂堂正正为自己赢来喜爱与荣光,无论是过往或是未来,这些都是你自己挣来的,you deserve it.
 
对每天过得浑浑噩噩的我来说,日后回想起2018开头的日子,都会忍不住双手合十轻轻道谢:本应是生命里又一个平淡的冬天,却多了些意外的痕迹和牵挂。
 

陈立农小朋友。
 
留着瓜皮头穿着浅灰色连帽外套奔跑的小朋友O一杯濃茶_1003,穿着浅粉色卫衣上面绣着一朵小玫瑰的小朋友OMonEtincelle,跟好朋友们一起打闹流汗流泪又经历相遇相知相别的小朋友,抱着猫顺毛叫它“小伙子”的小朋友OApril和July,总是问粉丝有没有好好吃饭的小朋友,把大家写的信从北方寄回台湾的小朋友,唱着“我不会忘记谁付出真心让我走出来”的小朋友,有时傻乎乎O一位起司有时又早熟得让人讶异的小朋友,盯着别的小朋友认真看温柔笑出来的小朋友O护農小师妹,不凹造型反倒抱个苹果出现在机场的小朋友O農農的超級農場,在三里屯帮老奶奶买花的小朋友,一个箭步上前抱起妈妈转圈的小朋友……
 
这些记忆碎片我会小心封存。

寒冬飘落的眼泪和夏天蒸发的雪一起氤氲而成的十七岁,我曾经错过最爱的少年的十七岁,你的十七岁我想永远珍藏。
 
“一生一次的半熟时光,有人用来挥霍,有人却用来发光发亮。”很开心看着你要跟十七岁的自己告别,迈向崭新的未来。

未来天地广阔,请你自由地追逐四季的风。
 

我的小朋友,记得了
 
纷扰耳语和鲜花掌声一样,
无须在意也别被它左右,
 
你只管问自己的心就足够,
你只管大步笔直地向前走。

-

那么,

你好,18岁的陈立农。

年少的时候也有过心动啊。无论是对她或他都有。连成绩册上的名字挨在一起这种事,都能让人回味半天,这种秘而不宣,这种小心翼翼,这种无关紧要的巧合,像蓝天上飘着的彩色气球倏地钻到肚子里,知足,隐秘,又快乐。

所以
我到底为什么变成如今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人阿